缺个驰

我不管

你点开主页就是我的人了.

【K800】复制人会梦见仿生人吗?

  :是电影结局后的K和异常线的800。把K或被通缉的可能性去掉了。

  雪越下越大了,合着风暴,把他身后的建筑卷入纯白的一片,他也越来越冷。复制人何必有血有肉?他觉得最后的思想都快凝固,睡孔涣散,注视没有太阳的天空。

  没有太阳,却有一星荧蓝钻进他余光,应该是某种不属于此地的东西。花费三十秒,他才得出结论,但具体什么东西,他也不必要去看了——任务之外“生命”之外,毫无意义。

  大雪几乎把他掩埋,而同时,那莹蓝的光,也骤然消失,未经允许便从视野中退出去。

  “好吧,去看看。”或许是个人类。K.终于夺回了对身体的掌控权,起身行走,靠...

【双关】他有件事始终没有说出来


是一件小事。

那天关宏峰回到家,额头挂了几滴汗,有些气喘。
楼里电梯坏了,正赶上在修,这情况他也没辙,只得从一楼一路摸上来。好的是梯间有灯,不必经历黑暗。不过这趟下来关宏峰着实累了,胸膛高低起伏得明显,呼出的气体濡湿他的唇瓣,弄得眼睛也湿漉漉地,含着水汽。上楼回家,进门按惯例先脱衣服,关宏峰做这动作时手还在抖,却极力克制住自己不碰到什么而发出响声。然而他这点担心还是背他弟识破了,或者说关宏宇就是有心灵感应,他体验到今天关宏峰的不寻常,早就轻手轻脚移到鱼缸之后,躲在那儿悄咪咪看着。

可他又着实惊讶了。

眼里仿佛是沁了泪了,汗液也没干,活像被欺负过。关宏宇见这样的哥,脑子里只冒出简单两个字...

【steseb】他迫不及待想闻到一点血腥味

爽文。

他迫不及待想闻到一点血腥味,这味道当然只能来自前警探——并不是说Sebastian的血有多么特别,仅仅因为他是这里除了艺术品外最有趣的东西了。暂且先放下“闯入者”的身份,不得不说,Sebastian的脸就已经足够吸引人甚至胜过他部分作品,因而Stefano又有些讨厌他,又进化为想要杀掉他。

经过特殊设计的刀能最大限度制造出血量,从胸膛带出的鲜红足以刺激视觉,但Stefano还是被那张脸吸引住。连自己都犯下这一错误,于是一切都显得不可饶恕。几乎没有空隙地,Stefano靠近,压制,并用刀尖抚摸那人的脸。

实际上Stefano有点讨厌温热液体将他弄脏,尽管那是“Wonderful things...

【steseb】The first night.(系列A)

食用说明:
*(伪)精神病人芬X警探塞

*前篇见主页



说是病院,但未免也太安静了些。

在回房间的的路上,Sebastian走得十分缓慢。他将大致的环境要素记住,同时用荧光材料留下些记号。走廊的长度出乎想象,已经过去五分钟时间还未到达目的地。尽管Sebastian是个(耐力极低)又(慢的要死)的(中年男性),但按标准算下已经过了400m。而且,在这不算短的行程里除了脚步声再无其他动静。

Sebastian极力说服自己病人只是用“安静到死”这种方式待在左右两侧的房里,可越发急促的脚步展现了他极其不耐的情绪。鞋底与地面发出的踢踏声逐渐强烈,每响一次就如同重锤击打在Sebastian的脑门。他不得不停下...

【steseb】The first day.(系列A)

食用说明:
*(伪)精神病人芬X警探塞

当Sebastian仔细打量对坐的病人时,几乎已经忘了来意。

倒不是说吸引或什么,只因一个有些特别的词汇——“危机感”闯入他脑中,并且那个讯号长鸣不止。无法言喻的体验处他头皮紧绷,眼神也变得锐利。与他相反名为Stefano的病人显得十分平静,嘴角隐含笑意。Sebastian不在意脑子有病的人为什么会笑,有的另外的方面让他心存戒备。

Stefano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,尽管Sebastian极力将紧抓他不放的目光向“仇视”靠拢,但事实未必就允许他逃避。Stefano近乎狂热地盯着他,如同毛毛虫黏住树枝。好在Sebastian并不是挑逗(可以这么说)都经不起的男人,他...

【叶傅叶】无题,车

食用说明:
*前面叶傅,后面傅叶
*模仿古龙大大,拙劣

结尾待修改,链接见评论。

我想要组织!!!

【圣瓦】不贰臣

所有人都见过那位白发墨蓝长袍的巫师,如同所有人都见过扑火的蛾——事实上人们就是这样称呼他,瓦龙,一位连名字里都显示出他信仰的巫师。

在魔女盛行的年代,巫师仿佛变得分文不值。是了,面对成熟有韵味的女人,提出拒绝看起来就像不要免费的食物。下等人类总会用这个来开玩笑,包括对瓦龙,他们也笑着问:“你怎么不是女人?”

意思就是,你是女人,就该留下来被享用了。面对如此状况,瓦龙也只一笑付之,但所有人都知道,提出这样问题的人必定活不长久,也许就在须臾后,或者隔了那么几个小时,反正不会超过一天,那人必定死于火事,并且毫无痕迹,状如天谴。

于是他们又称呼他,称瓦龙,说他是圣主的使者。但也只有瓦龙知道,自己...

【铠约】你自己闯进来的

食用说明:
*设定为铠被守约带回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时他十分狼狈,身体完全和泥土融合在一起,几乎分不清哪里是躯干,哪里是四肢。总的来说,想象出一盘搅拌了的咖喱饭,依稀能看出其中的白米,这就是他们初遇时铠的样子。

守约将这个男人带回营地,先是将他收拾妥当——至少除去了那些掩盖住他脸庞的污垢,令那副天生就冰冷孤傲的神情得以充分体现。外地人的模样和口音没有使他受到俘虏的照顾,谁会对一位失忆了的帅气病人存有疑虑呢?

百里守约,他会。

守约的直觉是敏感且准确的,这不仅仅因为本性带来了天赋,还有他特殊的技能,几乎能算做“监视者”。守约留心着身边所有事物的变化,来获得生存和胜利的机会。对人...

【邦良(车)】辞职.现代au

 独立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处于浅眠状态的刘邦睁开眼,昨晚的“劳累”让他困乏,想起时又足够令人兴奋。他站起身走到落地窗边,居高临下俯瞰下面的人群——这似乎是所有成功者都爱做的事,他也不例外,那样掌控、被景仰的感觉是他前行的动力。为了权力而奋斗,理所当然。

“来了?”刘邦从窗边回过头,目光放到来者的头顶。在他看清楚对方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是谁。这扇略显古朴的大门曾经被许多人推开,但现在这个时段能不经询问就进来的就只有他,和他的策划助理一共两人。就连那个功绩显赫替他跑黑圈的韩信也没这资格。

显然,进来的就是张良了。今天策划助理似乎有些奇怪,没有镜片遮挡的眸子透出些迷茫,蓬软的头发被梳得笔直,在以往的...

【西汉组】死亡


*略正史向
——
1.双面君主
刘邦被飞矢射中的时候,他耳边还是冲锋的号声。死亡的感觉就倏地冲上来,直直地扎进脑里,转而又统统消散,只有那么一瞬,他尝到了死亡。
身体重重倒在地上,只要他低头,或是动一下眼珠,就能看见那支几乎要了他命的箭。
"不会死。"君主喃喃自语,他躺着,四周是兵将行步扬起的尘沙。
他忽然又很害怕,就像孩子畏惧黑暗一样,本能的逃避死亡。他又没来由的想起自己当年被嘲笑没出息,种不了地,而今却打了江山,拥了天下。
有人来救他了,可他却觉得自己已经死了,这位开国的帝王终会被万人所吊唁。

2.言灵之书
张良是个病人,没谁能够医他。他也不需要人医,心心念念着自己与神的差距,他有学识,...

1 / 2

© 缺个驰 | Powered by LOFTER